【南方日报】中文系肖向明教授谈“农家书屋的困境与对策”

2019-05-14 17:35:40

2019年5月14日的南方日报封二评论版刊载了我院中文系肖向明教授的评论文章《农家书屋的窘境与对策》,现全文转载:

当农民认识到这个书屋对本人是有益的,当书屋的读物到达了一定的范围,书籍的运用率也就上去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——肖向明

  城市文化的炫目和大气固然重要,而广阔乡村地域普通老百姓的文化生活也应该遭到注重和关心。由此,农家书屋工程作为推进乡村文化开展、丰厚农民业余文化生活、促进新乡村建立是一项严重的惠民举措。农家书屋工程的最直接作用在于处理农民的“买书难、借书难、读书难”问题,从久远意义来说对合理配置公共文化资源,树立完善的公共效劳体系,实在改动城乡之间文化资源不均衡现象,逐渐完成公共文化均等化,让广阔乡村地域享用到根本的文化权益,享用到文化开展成果都具有重要的意义。目前,我省在众多的行政村、社区曾经全面施行农家书屋的建立,与此同时,它也面临着不少艰难和问题。

首先,农家书屋这种方式目前还很难真正处理农民“买书难、借书难、读书难”问题。由于农民对书籍出版信息的控制有限,他们真正需求的那些书,书屋中不一定可以购置得到。即便有了书,农民又不是职业阅读者,他们从农家书屋借了书,不一定回家立马就看,这就招致书屋借阅周期长,对书屋图书的流通会有一定的影响。假如下一个农民也想看同一本书,可能要等到很长时间。假如让农民到书屋中坐下来看书,这种阅读大都具有必然性,这是农民的生活习气和消费特性所决议的。当然,关键是怎样去读书,问题在于农民读书无人指导。农民读书多属于自我阅读、自在阅读,这就招致农民的阅读程度难以提升。因而,农家书屋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只能说是聊胜于无,只能“勉强”满足农民的需求,而不能真正满足。

  其次,农家书屋中,占相当多数的是古典名著、文化教育、史学、法律常识等书籍,请求阅读者要一定的文化程度,但农民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这局部书籍对农民的吸收力不高,招致该局部图书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,借阅率比拟低,我们在图书配比上应该更科学一些。我的见地是:第一,增加提高版、导读版、图文并茂的更浅显化的图书。提高版的书籍,农民容易看得懂;导读版的书籍,则能够教会农民如何去观赏;图文并茂,直观形象,农民承受更快。浅显化,才干顺应农民这个群体的观赏程度和阅读层次,才干最终完成吸收农民前来借阅的目的。书籍要适用,也要适用。第二,引进更多的电子图书、有声读物。譬如,很多农民也很喜欢历史,想要理解历史、和他的朋友讨论历史,可是厚厚的历史书他不一定看得懂。假如我们购置专题方式的影视材料向他们讲述历史。比方中央台的《探究·发现》《百家讲坛》栏目那样的方式,大家都喜闻乐见,农民也能看得懂。再比方说法律方面的学问,农民也很需求,可是法律条文一二三四,条条框框的农民不喜欢看,也不一定看得懂,这个时分,假如有个光碟讲述几个法制故事,故事通知你一些法律常识,无疑是有吸收力的。第三,我们还能够增加互联网效劳功用。农民需求从书本上晓得如何种植果树,首先需求晓得如今种什么果树最好、最畅销、最能挣到钱。农民需求书屋提供应他们的不只是消费生活之余的文娱,也需求书屋对他们的实践消费生活有所协助,他们要从中理解到一些信息,给他们消费生活以指点,以及理解国度最新的政策。

农家书屋这种方式作为一个新事物还处于起步阶段,藏书量还很低,这些都还只是暂时性现象。农民在这个过程中还没有真正享用到阅读的快乐,他们可能还是更倾向于消费之余打打牌文娱文娱,而以为读书是累人的事情;另外,可能很多人还处于张望状态,不晓得这个书屋能否真的能给本人的生活带来什么益处。但是,当农民认识到这个书屋对本人是有益的,当书屋的读物到达了一定的范围,书籍的运用率也就上去了。